綻放的嬌妻6 - 优优色影院

綻放的嬌妻6

因為酒精的緣故,萍還不是太清醒,迷迷糊糊的睜開眼,還沒搞清狀況,只

覺得下體脹脹的,有些舒服,又有些異常,微微轉過頭,她看見了半臥在她雙腿

間已驚呆了的我和還是一絲不掛的跪在一邊也有些不知所措的妻子。

  " 啊!" 她猛然發覺了自己下體中是什麼東西,嚇得尖叫起來,卻很快被一

張嘴給堵住了,那是我害怕她的動靜太大,迅速反應過來,用嘴堵住了她的尖叫。

  萍" 唔唔" 的試圖逃離我的親吻,但被我死死按住頭,不讓她頭亂動,她下

體用力扭動著,想脫開我們之間的連接,但那釘子般頂入她雙腿間的物事又哪是

她能掙脫的,反而讓我更用力的頂入。

  萍被頂的癱軟的一下,又不死心的夾緊雙腿,試圖將我擠出體外,這讓本就

快高潮的我更加刺激,竟在她掙扎扭動中控制不住了。

  萍只感覺到身體理的東西突然變得異常堅硬,並快速的抽插了幾下,隨著一

聲悶哼,一股溫熱的液體射進了自己的體內,她無力的癱軟下來,淚水嘩嘩的落

下。

  射了的我有些不知所措,不知是該拔出來,還是繼續留在裡面,就那樣愣愣

的跪在她雙腿間,沒有拔出已疲軟的陰莖。

  萍嚶嚶的哭起來:" 你們怎麼能這樣。" " 還不拔出來。" 老婆白我一眼。

  我趕緊的退出萍的身體,卻發現退出那一瞬間,萍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看

來她不是沒有感覺的。

  老婆找來抽紙,邊幫萍擦拭著一片狼藉的下體,一邊輕聲在萍耳邊說著什麼,

我不是聽的太清,想湊過去,又被老婆的白眼給嚇開。只好燦燦的說:" 我去洗

澡。" 我明顯感覺到自己洗澡是在拖延時間,有些不敢出去,說實在的我不是那

種滿嘴冒泡,能花言巧語騙取女人芳心的男人,在這方面實在沒什麼經驗。一直

洗到實在不能再賴在浴室裡了,我才走出來。

  萍已經不哭了,面朝牆壁趟著,對我的出來採取一種漠視的態度,老婆用被

子裹住自己的裸體,有些複雜的看著我,眼神讓我心裡毛毛的。

  " 我怎麼直覺得背脊上冷汗直冒。" 我半開玩笑的對老婆說," 不會想拿剪

刀卡嚓了我吧。" " 卡嚓倒便宜你了。" 老婆恨恨的說。

  " 不是吧,男人一生最難過的莫過於炮沒打完,鳥沒了。這還算便宜我了。"

" 撲哧。" 聽了我的話,背對著我的萍忍不住笑出了聲,又害羞的停住。

  " 當然。今天我們要搾乾你!" 老婆喊口號似的對我說。

  " 啊!" 我驚喜的看著床上的倆人,感覺又充滿了鬥志。只是軟趴趴的小弟

弟卻用它的消極怠工來抗議我的加班。

  我爬上了床,趟在了老婆和萍中間。萍猛的抖了一下,往裡挪了挪,試圖離

我遠點,我卻伸手過去,將她摟住,也不知我洗澡那會兒老婆跟她說了什麼,她

只震了一下,沒再掙扎。

  " 不是吧,這男人夢想中的齊人之福就這樣淫蕩的來了?人家都還沒準備

呢。" 我暗自得意。

  老婆冷哼了一聲:" 得意了?" 卻溫柔的趴進了我的懷裡。

  我右手摟住老婆,手在她光潔的肌膚上摩挲,左手從萍仍未整理連衣裙背後

探出,稍微忙亂的解開了她乳罩的背扣,毫不猶豫的直搗黃龍,抓住了她的一隻

乳房,萍趕忙雙手隔裙握住我的手,不讓我亂動。萍果然是傳說中的豪乳,一隻

手抓去,只能盈盈抓住小半個坡,畢竟不是20幾歲,手感還是有些鬆軟,沒有

想像中的彈躍挺拔。

  左擁右抱的荒淫感受讓我感覺胸中雄火萬丈,但是底下小弟弟卻始終掛著白

旗,讓我有些不甘,又有些緊張:" 不會就不行了吧?" 右懷裡的老婆在感受著

我的撫摸的同時,手也在我身上探索,這時摸到我下面,驚詫的發現竟然還是一

條死蟲,抓起它在手裡抖了抖:" 竟然沒反應?" 我的頭在冒汗,一緊張,感覺

更加撥不起來。

  " 真丟人。" 老婆嬉笑了一下,湊了上來,竟然主動吻住了我,就在兩人嘴

唇貼上的一剎那,那條久違的柔舌已探入了我的口中。我貪婪的吸允著她,一手

停在了萍的胸前,一手在老婆的腰上、臀上四處遊動。

  一陣纏綿的長吻後,老婆有些動情了,翻身坐在我身上,眼光有些迷離的看

著我,朝我頭前趴了趴,將自己的雙乳正對著我的口,我一口叼住那暗紅的葡萄,

在口中一陣挑弄,老婆低聲呻吟著,一隻手伸到我下面,握住有了些許反應的小

弟,在手裡搓動。

  我的喘息也開始粗壯,而且明顯感覺到萍也有了反應。我試著用力將萍往我

這邊摟,萍果然順勢翻身過來,驚慌的看了我和老婆一眼,又趕緊閉上,我抓住

機會,鬆開老婆的乳頭,依然讓老婆半坐在我的腰間,努力探出頭去,一把吻住

了萍。萍的唇比老婆的要厚,接吻的感覺要刺激些,而且在短暫的封口後,萍就

完全放棄了抵抗,任由我的長舌殺入她的口中肆虐,不是小小的反擊一下,我明

顯感到她接吻的技術要比老婆嫻熟許多。

  我貪婪的在她唇間索取糾纏,任由混做一團的唾液流淌。為了不讓老婆失落,

半摟老婆的手也不放鬆的在老婆身上遊走,直到從老婆背後伸進她雙股間,那裡

已是氾濫成災了,我輕輕扣住那小唇,小心的揉動著,在食指揉動的同時,中指

滑進泥濘的水道中,不輕不重的抽動。我能感覺到自己的下面在一點一點的勃起。

  很快,老婆就受不了我的手指,一手將我的手刨開,握住我的陰莖,試圖往

上坐,在感覺到硬度還不夠的時候憤憤的抱怨了一句:" 你真是。" 身體就開始

往下滑。還沒來得及反應,就感覺到我的龜頭被兩片溫潤給含住,我擡起頭,激

動的差點飆淚,老婆第一次這樣主動的含住了我的最前端。

  我幾乎忘記了和萍的纏綿,仰著頭癡迷的看著我的龜頭、我的陰莖一點一點

的被老婆包入口中,和以往若即若離的包含不同,這一次她是完全放開的放任口

腔與我陰莖的接觸,雖然生澀但很投入的在我腿間含放,我激動的高昂起頭,又

忍不住低下頭去看。

  我的陰莖在老婆的嘴裡歡快的跳動,不時的那柔膩還會在我龜頭上打著圈,

我興奮的恨不得嗷嗷直叫,也忽略了身邊的萍。

  " 爽不爽?" 見我已勃起了,老婆擡起頭。

  " 爽!都快爽死了,別停。" 我喘著粗氣,恨不得一把將老婆的頭按下去。

  老婆一笑,又埋頭下去。我終於嗷嗷叫了起來。

  忍受著難得的刺激,我粗魯的將萍拉過來,猴急猴急的將她長裙半拉半撕的

從她身上脫下,還來不及看清她乳房的形狀就將她乳房含在了嘴裡,左手在她右

乳乳暈上翻來過去的畫著圈,右手探到萍的雙腿間,好傢夥,濕得比老婆還厲害,

此刻我已忘記了憐香惜玉,毫不顧及的將手指扣進了她泥濘的陰道,能感覺到她

的陰道比老婆的要松,這讓我沒有更多的忌諱,直接用手指在她陰道裡摳動起來。

  此時,老婆已吐出了我完全勃起的陰莖,坐了我身上,反手過去輕輕扶好,

稍一對準,便坐了下去。經歷了兩次高潮,我的龜頭已沒有以前那麼刺激,但雙

鳳的感覺依然讓我激情澎湃。老婆在我身上蠕動,我卻在萍的身上摸索,一時間,

房間裡淫聲四起,淫液四濺。

  我猛的坐起身,將老婆按倒在床上,恨恨的插了進去,同時,粗魯的將萍拉

過來,邊插著老婆,邊舔弄著跪在一邊的萍的乳頭,只不過這難度確實有點高,

誰也不能全身心的兼顧,我只好吐出萍,集中火力攻擊身下的老婆,當然,我也

不會忽視了身邊的萍,拉過她的手放在了老婆的胸上。

  第一次在做愛的同時被閨蜜摸胸,老婆有些迷離的一陣哼哼。異樣的順滑讓

我陷入一片泥濘,一不小心,長槍便會滑出水道,此時,老婆會主動而急急得雙

腿夾住我的腰部向前一用力,根本不用擔心會鑽錯了地方,那滋潤的滑液導引著

長槍幾乎不用對準,就能精準無比的重新殺入戰場。

  昏暗的燈光下,一對赤身裸體的男女彷彿已忘記周圍的糾纏在一起,那粗壯

的喘息、陣陣讓人心跳加速的水響和忽強忽若得呻吟,汗水、淫水交織在一起,

讓整個房間混雜著一種淫靡的氣氛,也彷彿催情般,讓萍開始放開。她主動的撫

摸著妻子的乳房,一隻手伸到我和妻子緊密結合的部位上方,如同A片了常看到

的,用手指按擦著妻子的陰蒂。

  妻子" 啊!" 的忽然無法控制的尖叫一聲,身體不由自主的陣陣顫抖,她竟

然第一次這麼快到了高潮。而我因為已經發洩了兩次的緣故,長槍還鬥志昂揚的

泡在她溫潤的陰道裡。

  " 我要休息一下。" 老婆癱軟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說。此時,萍仍在進攻著

她的乳房。

  " 不要了,別弄,好肉麻。" 高潮過後的妻子還十分敏感,肉麻的想躲開萍

的騷擾。萍卻報復似的不肯放過她。很快,老婆有氣踹噓噓的無力再掙扎,手捧

住萍的頭,試圖將她推離自己,而我此時,乘著她們兩人的嬉鬧,轉到了跪在老

婆身邊的萍背後。

  正舔弄著老婆的乳房,萍忽然悶悶的哼了一聲,口鬆開了老婆的乳頭,微皺

了皺眉,閉上了雙眼,不多時,口中就開始傳來不規則的哼哼,很快就癱軟的趴

在了老婆身上,承受著我新一輪的進攻。

  說實在的,剛發洩了兩回,體力還真有些吃不消了,不過,人身第一次一男

兩女又讓我內心興奮異常。我的汗水已如小溪般從身上趟下,一部分滴到萍高掘

起的屁股上,一部分流到床單上,濕了一大片。老婆已悄悄爬起身,見狀找來一

根毛巾,心疼的在我背上擦著汗水。內心的一陣感動,讓我忍不住一把將老婆拉

到我身側,狠狠地吻了上去。

  萍的呻吟與老婆的壓抑不同,有些斷續,但卻更陰柔撩人心弦,我抓住她雙

腿根部,大力的進出著,在一陣快速的抽動後,會猛得用力往裡一頂,停留幾秒,

又繼續快速的運動。從我的角度望去,我的陰莖似乎全打開似的異乎尋常的粗壯,

股股白沫環繞著它,隨它進出的分分秒秒濺的四處都是。

  萍大聲呻吟著,屁股用盡全力的向上撅起,以迎合我的衝刺,黝黑的菊門向

上張開,露出中間的黑洞。

  後入得時候我也觀察過老婆的菊門,很粉嫩很緊的感覺,肉都擠在一塊,不

像萍這樣明顯的露出一個洞來,難道她的菊門曾經被人開發過?我的心一癢,乘

陰莖偶爾跳出的那一刻故意帶出一股白沫從萍的菊門滑過,果然,萍反應明顯劇

烈些,而且竟然身體還往後迎了迎。

  抽插中,我再次用手指抹了些滑液,看似不經意的點了點萍的菊門,沒有抗

拒的意思。這讓我興奮異常,我還從未試過肛交,只在A片裡看過。要不要試試

呢?我有些擔心老婆心裡會不舒服,腦中閃過A片曾出現的情形,我靈機一動。

  在干了萍一會兒,示意老婆也趴過去。

  老婆有些疑惑的看著我,我手比劃著讓她跟萍趴在一塊,然後拔出堅挺的長

槍。兩個潔白豐滿的大屁股高高的並排掘在一起,讓我清晰的看見雙腿間那條蚌

縫,說實在的,老婆的蚌縫要粉嫩誘人的多,不像萍顯得黑黑的一大片,不過今

天我要嘗試今生另一個第一次,當然得更多的兼顧她,此刻,我先要讓這兩個女

人放鬆。

  我豪不憐香惜玉的插入了老婆,插得老婆嚶嚶嗚嗚直叫後,又拔出來繼續插

萍,這樣換來換去的好不快活,每插一個女人的時候,我會用手指去撫慰另一個

女人。而這種超越人倫的刺激也讓身下的兩個女人越來越興奮,老婆看似雞蛋清

般的陰液順著大腿流下,而萍早就直接滴到了床單上,我的雙手也滑膩的不行,

老婆和萍都已癱軟的將頭埋入了床單哼哼著。我知道,機會來了。

  其實每一次干老婆的時候,我都不僅僅刺激萍的陰道,又幾次都將手指擠進

了萍的肛門,並乘機帶過大量的陰液,而萍也似乎接受了這樣的刺激。她沒想到,

這一次會殺入另一樣東西。當然,一開始,我還是真刀真槍的進前門,在一起"

無意" 的跳出後,我將鬼頭對準了萍的後門,那裡早就濕了,加上這許久的進出,

我的整個陰莖早就想泡過潤滑油一樣,不用擔心乾澀。

  萍正期待著我新一輪的進攻,卻忽然感覺到後門一樣凶器已貼了上來。

  " 錯了。" 她因為我太急了,反手過來想糾正我,但肛門擠脹的疼痛讓她意

識到不對," 不是那裡!" 她著急的試圖下體脫離我的接觸,這怎麼可能,我已

是箭在弦上,下體一用力,整個鬼頭已擠進了那狹窄的旱道。

  萍尖叫一聲,躲避著往前爬。在龜頭進她肛門的時候,我並沒有覺得怎麼幹

澀,知道不會有什麼問題,見她想逃,哪能放過,猛撲上去講她撲倒下去,順勢

整個陰莖都擠進了萍的肛門。

  萍痛的慘叫一聲:" 不要那裡,快拔出來,好痛。" 在幹過好一陣的滑到後,

這緊密包含的感覺讓我爽到極點,差點沒噴出來,默默享受片刻,我開始慢慢的

動起來。

  " 痛,不要,啊,慢點,慢點,痛。" 萍有些語無倫次,語氣中從不要到要

我慢點,我知道我判斷對了。

  好一陣沒見我再來,又聽到萍的慘叫,妻子好奇爬起來,然後看到了她今生

最震撼的一幕:老公那粗壯無比的男根幾乎整個的插進了閨蜜的肛門。她吃驚的

張大了嘴巴,這對至今仍只能接受傳統性接觸的她來說,簡直不可想像。我有些

壞壞的對她一笑,下體開始慢慢的蠕動,動的不快,但幅度很大,幾乎整個的退

出,又整個的推進,以便將四周的陰液擠入其中。漸漸的,萍開始適應下來,我

的速度也開始加快。

  老婆不敢想像的看著我們,持續著那驚呆的樣子。我小心的站起一些,不讓

陰莖脫離萍的肛門,半蹲在萍的臀部上方,以更方便的干她肛門,同時牽過老婆

的手,讓她手掌覆在了萍光溜溜的陰門上。彷彿才證實了事情的老婆幾乎嚇了一

跳,手趕緊拿開。我知道她一下接受不了,也不再勉強她,開始專心進攻萍。

  我開始抽插起來。在陽具由緩而急、從輕柔到漸漸有力的抽插下,萍的身子

振蕩起來,神智也感覺漸漸模糊;只感覺戳進屁股裡的巨棒,好深好深,幾乎貫

穿了整個的人,要從喉嚨、嘴巴衝了出來;而它由腸子裡往外抽的時候,又簡直

要把她的魂都抽出去了!萍陷入了神魂顛倒、昏迷、癡醉的境地。當我手指繞到

她底下,在她肉穴上搓弄,撫摸、揉捏她的乳房、奶頭時,她的性慾也被撩起一

個新高潮,如熊熊大火燒了起來。

  萍發瘋了似地嘶叫著。從私處不曉得那一個洞裡流出來的、溶溶的漿汁,有

的順著大腿內側往下淌……萍什麼也管不了了,忘記了身旁的閨蜜,忘記了身後

瘋狂抽插自己肛門的就是閨蜜的老公。從感官的刺激,引爆出心靈的震撼;又由

癡狂的愛戀,撩起無盡的肉慾。身體、精神、情感、色慾……你的、我的、全都

交織、振蕩在一起;再也分不清誰是誰,什麼是什麼了!唯一的存在,是無窮的

貪婪、沒有止境的渴求。

  在這樣的瘋狂中,我也發出野獸般的嘶吼,不再顧及萍的拚命前後衝動著。

  感覺整個陰莖彷彿要膨脹到爆炸,一股騷動從屁眼一直向上,衝到頭頂,我

的動作幅度更大、更快樂,萍也忘我的尖叫、嘶喊著,屁股全力向後以迎合我更

深的進入。越來越快,越來越用力,越來越大聲……終於在一聲聲撕裂般的嘶吼

中,我們一起到了高潮,我的第三次噴射完完全全的噴入了萍的肛門最深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