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萤1-2 - 优优色影院

作者:秋萤 字数:7172

我想你了。

从窗子射进来的每一缕阳光,翻飞在光中的每一颗灰尘,踏过木质走廊的每 一个脚印,因为压抑而不得不大口呼吸的每一口空气,都在重复不断地说着这四 个字。

我想你了。

你不用回答,也不用告诉我是否接受我的道歉。我只想让你知道,我想你。 我知道你听得到的。

你就在这里,对不对……

第一章迷宫



这是一座很古老的二层小墅,具体的修建时间已经不得而知。曾经,这里是 市政规划中的繁华地段,在商人们自以为高瞻远瞩的投资中,一幢幢高档住宅平 地而起,以令人乍舌的价格售卖于各位豪商富绅们。但是,规划却在几年后转了 方向,繁华一梦破灭成烟尘,热闹过一时的乡村土壤很快便重归冷寂。当年的业 主,或将此地的房产转卖,或将它当作偶尔度假休闲之所,由于交通不便,配套 不齐,诺大的别墅区,住户却寥寥无几。

秋萤的父母置下此处房产不久,生意便一落千丈,待到破产之际,位于市区 内的产业已变卖干净,倒是唯独这里因为有价无市,久久难以出手,最后,竟成 为一家三口的长期寄居之所。

五年前,一家三口变成了秋萤一人。据少得可怜的街坊传言,那一对男女, 是抛下了女儿远走他乡,杳无踪迹。也有人说,他们是难以忍受富贵到贫苦的生 活,在某个夜晚双双自尽了。

真相无人可知,当年的街坊们也多在这几年里变换了面孔。新搬来的人,虽 然对那个清秀瘦弱的独居女孩有点好奇心,但她极少出门,偶尔见到,也只如幽 灵般垂首而过,长发遮掩下的面容不带一丝表情。

那女孩啊,精神有问题,还是别去招惹她的好。街坊们彼此间窃窃私语,同 时猜测着,在那间永远紧闭门窗的屋子里,秋萤一个人,在阴暗的房间里,是过 着怎样的生活。

其实并不是完全阴暗的。

阁楼的窗子上,白色的窗帘有一丝间隙。每当太阳升起,便会有一缕阳光透 入,铺在斑驳老旧的红木地板上,映照出翻涌不尽的尘埃。大部分时间,秋萤都 坐在这里,白色的长裙,白色的布鞋,因久未打理已长至腰际的黑发

,还有,迎着那道光微微抬起的,紧闭双眼的面容。

这座房子对秋萤来说,是座迷宫。

尽管已经在此居住了很久,但父母离开以后,秋萤总是会在家里迷路。小小 的脚步,瘦弱的身影,无数次在走廊中焦急的乱转,探寻着迷乱的方向,却总是 找不到出去的路。一如那间去过一次,就再也找不到的房间一样。

「没有人可以阻止我们在一起了。」那天,他对她说。

然后,她再也找不到他。

咣!咣!咣!

忽然的敲门声将半寐的秋萤惊醒,勉强支起酸麻的双腿,她穿过走廊,走下 台阶,踏过厅堂,打开了那扇陈旧的木门,走过满地都是枯萎花瓣的小院。

镂空的铁门外,站着一个拖着行李箱的女孩。

「你好,我叫夏花。」

短发女孩微笑着,将右手上的浅灰色毛绒手套摘掉,将洁白的小手从门栏中 伸进来。

卡其色的大衣敞开着,咖啡色的格子围巾层层叠叠地包裹着颈项和下巴,白 色毛线衫勾勒出纤瘦但曲线玲珑的身姿,淡蓝色牛仔裤和及膝的咖啡色长靴使一 双腿修长而挺拔。微卷的留海堪堪遮住眉毛,下面是因为笑容眯成一条线的眼睛, 鼻梁微皱,旁边撒着几粒雀斑,嘴角高高上扬,小小的嘴巴画出一个夸张的弧度。

这个女孩……好暖……秋萤默默地想着,把头低了下去。

「喂喂!」伸出的手没有人来握住,夏花尴尬地动了动手指,侧着身子把半 个肩膀都塞进门栏,将手伸到秋萤面前晃了晃。

「真伤脑筋,明明是个漂亮的小女孩,却不爱说话呢。这样子我很难堪啦!」

「啊,对不起……」对方的手指扫到了额前的发梢,秋萤微微后退了一步, 低声道歉。

「请问,来这里有什么事情吗?」

眼前的小女生似害羞似恐惧,声音小如蚊呐,夏花要把脸也贴在门上才听得 清。

不过,那个声线,软软的,真的好舒服。

「那个……是这样啦,我最近找了份工作在附近,可是我家太远,没办法天 天回去,所以需要在这一片找个住处。他们说你是一个人住的,应该不介意租一 间房给我吧?」

夏花隔着门,双手合十满眼期待地望着秋萤。

「那个……我们家没有要出租房子……」

依然是垂着头发出细不可闻的声音。不知为何,秋萤有点不忍心拒绝门外的 女孩,因为她给自己的感觉,有点像窗帘中间射进来的那一缕阳光。

「拜托!不要这样残忍拒绝我啦!」夏花立刻做出一脸委屈的样子,「我走 了好久的路,至少开开门让我进去休息一下嘛……」

「可是……」秋萤稍稍抬起头,迎上那抹温暖明亮的笑容。

「没什么,请进吧。」铁门打开了。

夏花拖着箱子,跟在秋萤的身后。庭院里已经不知多久没有打扫过,鹅卵石 铺成的小径两边种满了樱花树,因为寒秋只剩下光秃秃的枝桠。地上是早已干枯 的花瓣,混合着雨水泥泞,渐渐与石头融为一体。小径尽头是两扇陈旧残破的木 门,在岁月的侵蚀下早已不复本色。左右的墙壁上,依稀可见贴过春联的痕迹, 只是,那恐怕已经是几年前的事情了吧。

木门只开了一边,夏花侧着身子才能将自己和行李箱塞进去。屋里很阴暗, 隐约可以嗅到一丝霉味。红木家具为主的布置风格让她知道这里也曾经金碧辉煌 过,但是到了如今,墙壁早已龟裂,家具的油漆大片脱落,金属雕花的楼梯扶手 上锈迹斑斑,地板上铺着厚厚的灰尘,秋萤的每一步,都会在上面留下一个小小 的脚印。这座房子的每一个角落,都在诉说着衰败和古老。

夏花细心地观察着地上的脚印,它们的轨迹很简单,从木门,到转角的楼梯, 一路蜿蜒而上,延伸到二楼那条微微透着光的走廊里。这说明女主人并不常在客 厅走动。

「那个……请随便坐一下……」怯怯的声音从秋萤嘴里发出,她依旧低着头, 稍微缩着肩膀,比起夏花,这位主人倒更加像是初次到客人家造访的害羞小姑娘。

夏花打量了一下屋子,并没有干净到可以坐下的地方,更不必期待可以喝一 杯温热的茶水。于是她笑着耸耸肩,将行李箱靠着一张红木雕花椅放好,转头看 向秋萤。

「很不错的房子,我很喜欢!那么,我的房间在哪里呢?」

「我……」秋萤很奇怪,对方的笑容那么暖,自己明明很喜欢,却又不敢对 上去,只得把头垂得更低。

「我……并没有同意租房子给你……」

「呵呵。」夏花看着好像小学生道歉一样的秋萤,忍不住把手伸了过去,想 要摸一摸她的长发,却被她警觉地避开了。

「真是害羞的小姑娘。看到你一个人把日

子过成这样子,现在就算让我走, 我也不放心了呢。」

夏花径自走到床边,拉开了窗帘。许久不曾被人动过的布料中不知隐藏了多 少尘土,在哗的一声中被全部抖开,阳光直射进来,整间屋子瞬间被点亮,无法 适应的秋萤立刻被刺得闭上眼睛。

「咳……咳……」

被积尘呛到的夏花也不好受,一面剧烈咳嗽着一面拍打着自己的衣服。

「我说,你这丫头平常都是怎么过的啊……咦?说起来,我还不知道你的名 字呢!你叫什么?」

「我叫……秋萤。」

「夏花,秋萤。很搭配的名字呢。那么,就这样吧,我今天就可以直接搬进 来!」

毫不理会秋萤的挣扎,夏花走到她面前,拉起了她的手。

「可是,我真的没有想要租房子……」

被陌生人握住小手,秋萤感到十分的不自在,侧着脸不去看夏花满带笑意的 眼睛。

「哎呀,既然都已经让我进来了,就不要再那么坚持了嘛!我啊,很勤快的, 会天天打扫房间,做饭也很好吃哦!」

感受到掌心的小手已经微微汗湿,夏花不觉莞尔,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害羞的 小女生。

「那个……」

「不要这个那个啦!看你这个样子,大概房间我也可以随便挑吧。告诉我你 的卧室在哪!」

「我的卧室吗……」秋萤仔细想了一下,摇了摇头。

「没关系,你可以随便挑的。」

「真是奇怪的小丫头……」夏花嘀咕了一声,便拉着秋萤向楼上跑去。

「真奇怪……被她这样牵着,好像很安心呢……」秋萤默默地想着。

四只小脚踏在台阶上,发出咚咚的响声。楼梯并不高,夏花很快就将二楼的 景色尽收眼底。

一条很简单的红木地板铺成的走廊,已经泛黄的墙壁上除了裂纹没有任何装 饰物,只有尽头的墙面上挂着一幅照片,里面是一个俊美儒雅的年轻男子,一个 美丽恬淡的少妇,还有一个仍在襁褓中的可爱婴儿。

「这是你的爸爸妈妈么?」

「是的。」

没有再多问,夏花牵着秋萤一路走过去,不长的走道一共有四个门,两间卧 室,一间书房,还有一间是通往阁楼的台阶,上面有着秋萤的脚印。

「这些房间,我都可以随便挑吗?」

「那个……嗯,是的。」

「那我就选这一间好了!」

夏花选中了最靠里面,带有独立阳台和卫生间的主卧。

「好……」

就这样,没有履行任何手续,甚至连房租都没有商量,稀里糊涂的,夏花成 了秋萤的租客。

===================================================================================



「嗨,秋萤!你回来了啊?已经开始去上学了吗?」

在通往不同住户区的岔路上,秋萤遇到了骑着单车准备出门的树平。

「树平哥哥。」甜甜地打了声招呼,背着书包的小丫头自作主张地一屁股坐 到单车后座上。

「送我回家好不好?」

「你啊,才这一点路,就会犯懒。」

虽然口上抱怨着,但阳光帅气的大男孩还是蹬起车子,向秋萤的家驶去。

「秋萤,你的身体已经没关系了吗?」

之前秋萤因病入院,两人其实已经很久没有见面。

「已经没有关系了。不过,因为我住院,害的树平哥哥今年没能来我家看樱 花,真是对不起呢。」

「傻瓜,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吧?樱花明年也可以看的啊。」

一只手掌握着单车,树平的另一只手伸到身后,秋萤立刻配合地凑上小脑袋, 让温暖的大手揉乱自己的秀发。

「对了,树平哥哥,我想问你个问题。」

「问吧。」

「嗯……他们说……不,没什么。」

秋萤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把脸贴在男孩的背上。

「明天,你还会在那里的吧?」

「当然会啊。秋萤想要的话,我会每天在那里等着送你回家的。」

「树平哥哥,你真好。秋萤,想要每天都见到你……」

「可以的,傻瓜……」

第二章夏花

「告诉我,你是谁?为什么会在这里?」

「我是……秋萤。」

秋萤擡起头,坚定地看着对方。

「夏花不见了,我来找她!」

第二章夏花



「什么?你二十一岁?别骗我啦!小女孩冒充大人可不好哦!」

好奇秋萤的生活方式,夏花安置好行李,便一面跟她先聊着,一面跟着她跑 到了阁楼上。

阁楼很宽敞,铺着与楼下一样的红木地板,只是房顶有点矮,比秋萤高出一 头的夏花总觉得自己只要踮起脚尖就会碰到脑袋。

她的身高只算普通偏上,也难怪她不愿意相信外表看起来只有十四、五岁的 秋萤,实际上已经二十一岁。

「是真的……」

怯怯的声音,说的明明是事实,听起来却像狡辩一样。

秋萤不安地站在夏花身后,听着她嘴里不断发出啧啧的声音。

这间阁楼,实在是太简陋了。

这是夏花此刻的想法。

一扇窗户,挂着厚厚的白色窗帘,透着一点阳光。

地板上铺着一床淩乱的被褥。

除此之外,别无他物。

「小秋,你是被后妈锁起来的灰姑娘吗?」

自来熟的夏花自顾自地叫着她为秋萤取的昵称,同时伸手将窗帘拉开。

学乖的她,这次的动作很轻,没有多少尘土落下。

「夏花姐姐,你都是这么喜欢阳光的吗?」

不理解对方走到一个屋里就要先拉开窗帘的习惯,秋萤小声问道。

「对啊!生如夏花之绚烂嘛,我到哪里,哪里就应该是明亮灿烂的!」

推开窗子,夏花享受地深深吸了一口窗外的新鲜空气,见秋萤会没有回话, 又接着说道:「不要叫我夏花姐姐啦。既然你也是二十一岁,那我们两个就是同 龄的,不管实际上谁比较大一点,叫姐姐都会显得对方比较老哦!你就叫我小夏 好啦!」

「可是……」

「没有可是!你就仗着你的小女孩脸欺负我是不是!」

夏花双手叉腰,做母老虎状。

「明明……是你在欺负我吧……」

这个想法,秋萤没敢说出来。

「说起来,小秋你平常都是怎样生活的啊,不吃饭的吗?」

刚刚去看过厨房,里面的灶具明显已经很久没人用过,锈的跟废铁一般。

「我会去商店买东西……」

秋萤答道。

会买什么东西,虽然她没有说,夏花也大概猜得出来。

「你这样子一个人生活多久了?」

「嗯……五年吧。」

「可怜的丫头。」

想到这个小女孩从十六岁就靠吃各类应急食品维生,夏花就难过的想把她抱 进怀里。

只是,在她张开双手的时候,秋萤已经戒备地躲到一边。

「难怪你个子这么小。」

对方没有接受自己安慰的意思,夏花也只好揉揉鼻子,吩咐秋萤换身衣服, 和她一起去采购必需品。

「我……就这样子可以的……」

秋萤低头看看身上的装扮,轻轻道。

「你这样子可以?!」

夏花盯着她白色裙子里露出的一截小腿,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你知不知道 现在几月份!」

「那个……你问公历还是农历?」

「……」

「咳……咳……」

拉开衣柜,一股黴味扑面而来,夏花用手掩着鼻子,重重地把柜门甩上。

「小秋!你别告诉我你这五年都没换过衣服!」

「我……有换啊……」

看着女孩咚咚咚跑上阁楼又跑回来,手里拿着另外两条几乎一模一样的白裙 子,夏花只觉得欲哭无泪。

要不是暖气照样在供,只怕这女孩早就冻死在屋里了吧……夏花有点庆幸地 想着。

从自己的箱子里翻出几件衣服,虽说不合身,但至少足够保暖,不至於让秋 萤感冒。

只是,看着小丫头长袍短褂的样子,夏花还是忍俊不禁。

「真是的,看来这月的房租就拿来给你买衣服好了。」

「谢谢你,小夏。」

虽然不合身,但是裹着厚厚衣物的秋萤,感受到的是五年来不曾体会到的温 暖。

「不用谢我啊,小秋。」

夏花轻轻摩挲着秋萤的长发,这次,女孩没有躲避。

「你愿意收留我,是我应该谢谢你呢。」

「秋萤,今天有穿新衣服哦?」

从市场回来的时候,遇到了邻居李阿姨。

「李阿姨,您好。」

秋萤低头问好。

这个中年妇女,是邻居里唯一不会用奇怪的眼光看自己的人。

「这一位是?」

李阿姨看着紧紧牵着秋萤小手的夏花,疑惑地问道。

「这个是小夏,是新搬来的好朋友,和我住在一起的。」

「您好。」

夏花向李阿姨点头招呼。

「哦哦,你好你好。」

妇女怔了一下,立刻热情地伸手与夏花相握,「秋萤这孩子,能有个人照顾, 真是太好了。」

「放心吧,我会照顾她的。」

笑成一条线的眼睛弯弯的,睫毛在阳光下挂上阳光的神色。

那个瞬间,李阿姨仿佛又看到了多年前的那个女孩,眼眶微微湿润了。

「那么,李阿姨,再见了。」

夏花再次点头,牵着秋萤离去。

「小夏,你是不是……不喜欢我和别人说话?」

敏锐地感觉到,在自己与李阿姨打招呼的时候,夏花握着自己的手紧了一紧, 秋萤小心翼翼地问。

「怎么会呢?小秋你如果能变得开朗一点,我会很高兴呢。」

夏花沈思了一下,深深吸了口气,又恢复了微笑。

「可是……」

「没有可是哦。小秋,走出屋子后,你看起来比在屋里开心了许多,其实, 你也是喜欢阳光的吧?」

「是吗……」

秋萤低头默默地想着,「也许……秋萤以前,也是跟小夏一样的女孩呢。

……「

===================================



「秋萤,已经到了哦。短短一段路,你不会就已经睡着了吧?」

单车停在距离秋萤的家不远的地方。

女孩一路都没有再说话,只是安静地趴在自己背上,树平真的以为她已经就 这样睡着了。

「没有呢……不过,树平哥哥为什么不直接骑到门口啊?」

秋萤没有擡起脸,男孩背上阳光的气息让她沈醉,连说一句话,都害怕会漏 掉一口呼吸。

「你的爸爸妈妈……他们,不喜欢我的吧……」

「他们……只是还不知道,树平哥哥是多么好的男孩……」

喃喃自语着,秋萤跳下车子。

「那么,再见了,树平哥哥。」

说了再见,两个人却都没有动,夏日

的阳光下,一个男孩,一个女孩,沈默、 微笑地对望着。

「有点舍不得呢……那么久没有见到你。」

秋萤笑了。

「傻瓜,明天还会见到的啊。」

树平也笑起来,伸手去揉秋萤的头发。

「奇怪,每次我揉你的头发,你都不会像其他女孩那样叫着讨厌躲开呢!」

「树平哥哥,对很多女孩子这样过吗……」

「只有一个啦!」

树平尴尬地挠挠头。

「就算只有一个,秋萤还是会觉得吃醋哦!」

女孩笑着转身跑开,留下男孩一个人在原地。

「妈妈,我回来了。」

穿过院子,在门口换上拖鞋,秋萤对屋里喊着。

「小秋回来了吗?今天好像有点早呢,不会是身体不舒服了吧?」

系着围裙的母亲从厨房跑出来,关切地看着女儿。

曾经如水般细嫩的皮肤,在家庭没落后变得粗糙许多,眼角也再掩不住岁月 的痕迹,布满了鱼尾纹。

「没有啊,因为遇到树平哥哥,让他送我回来,所以会比较早吧。」

女孩换好鞋,若无其事地走进屋,与母亲擦身而过。

她却没有看到,在听到那句话的时候,母亲一刹那便沈下脸色,眼角涌出了 泪水……

夜色渐沈,父亲与母亲仍在房间不知道在商量什么。

秋萤无暇顾及这些,耽误了太久的课业,现在她的书桌上堆满了借来的笔记。

「小秋,爸爸有事情和你说。」

父亲和母亲忽然推开门走了进来,严肃地在床上坐下。

「从明天开始,你还是不要去上学了。」

啪!秋萤手中的笔芯折断了……

「是因为树平哥哥吗?」

「……」

父母都沈默着。

「其实,他是个很好的男孩,你们为什么都不喜欢他呢?」

「我们当然都知道那孩子很好,可是……」

父亲焦急地开口。

「就不要可是了吧……如果你们不想我去学校,那我不去就是了。」

顺手把手上断掉的铅笔扔进垃圾桶,秋萤将桌上的笔记一本一本摞起来。

「那就麻烦你们帮我还去学校了,记得要道谢哦!借来这些,很麻烦的呢。」

「小秋,你……」

「我没什么啊!」

打断母亲的话,秋萤起身走出房间,「我去洗澡,爸爸妈妈早点休息吧。」